□本報記者劉建
  小區居民因為修剪大樹而發生激烈爭執,可以稱得上是個新鮮事。
  在上海眾多小區特別是一些位於中環內、建成時間較久的老小區,綠化樹木長得又高又大。然而一片綠蔭卻成了居民心中的煩惱,支持修剪者認為樹木影響低層房間採光、滋生蚊蟲、有安全隱患;而反對者稱修剪過度不美觀、夏天無法遮陽、不利於減少霧霾。看似簡單的樹木修剪解決方法背後卻隱藏著很多問題。
  綠樹修剪小問題引爭論不休
  最近一段時間,上海的一些小區因為綠樹擾民問題引發居民矛盾。寶山區怡華苑小區的陸先生住在一樓,原先陽臺外的一棵大樹常年遮擋住陽光,家裡的衣服始終無法完全晾乾不說,還經常發黴,每天最多只能享受到中午約兩個小時的光照。住三樓的張先生也非常贊同小區的剪樹行動,“我們家之前遭小偷光顧。窗外的這些大樹毫無疑問給小偷起了掩護的作用”。
  記者在小區看到,不少主幹道路兩旁的香樟樹都被砍了樹枝,只留下直挺挺的樹幹。此外,還有未被砍的香樟樹,大部分都長到五六層樓的高度,是名副其實的“參天大樹”。
  對於修剪樹枝,怡華苑小區也有居民反對。吳小姐說,小區物業對外宣稱“修剪樹枝”,但剪得“過頭了,更像砍樹”。“這麼多老香樟被活生生地攔腰砍斷,非常可惜。”另一些居民則以不美觀、夏天可能無法再遮陽、不利於減少霧霾等為由,呼籲不要修剪得太厲害。
  而大樹對業主的停車也造成了不小影響。在陸家嘴花園,小區中央有幾棵長勢茂盛的合歡樹。不過,合歡樹上常有液體滴下來,人踩上腳底黏黏的。幾位業主的車位就在合歡樹下。“合歡樹滴下的汁液搞得車窗黏乎乎、髒兮兮的,每天都要擦。我喜歡樹,可我更心疼車啊!”車主滿是抱怨的口氣。
  陸家嘴花園的居委會和物業曾自作主張把小區中央的幾棵合歡樹偷偷挪到了另一隱秘角落。這種先斬後奏的行事,讓小區不少居民感到很氣憤。“不說一聲就挪樹,萬一挪死了怎麼辦?好在合歡恢復得不錯,否則一場小區內戰肯定上演。”一位居民說。
  據瞭解,上海有4000個舊小區或多或少面臨著遮陽樹要不要修剪的問題。
  修枝需經三分之二業主同意
  記者在怡華苑小區看到一張告示顯示:“依據本小區業主大會的決定,小區樹木回縮修剪從2014年10月29日開工至2014年11月28日竣工,請全體業主在該時間段關好門窗,註意安全。”落款分別為“大華二村第五居委會”“上海華宇物業有限公司”“怡華苑業主委員會”,並蓋有各自公章。
  在採訪中,多名居民表示,確實收到過由業委會倡議的關於“修剪樹枝”的表決票,但是自己明明寫下“不同意”意見。還有居民稱,從沒接到過類似的投票通知,自己是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動”接受了剪砍樹的決定。
  而怡華苑業主委員會負責人稱,當時怡華苑小區向所有居民家庭發放659張表決票,實際收回552票,其中有539張表決票表示同意,占業主人數的81.79%,即超過三分之二的業主同意對小區綠化進行重度修枝,之後便由怡華苑的物業公司聘請綠化公司進行工程實施。
  記者還咨詢了寶山區綠化管理署群眾綠化科連姓科長,他表示,根據相關規定,居民住宅區內的綠化達到嚴重影響採光標準的,且有三分之二居民同意的話,可不用向綠化部門申請審批,小區可以自行回縮修剪綠化。按照居住區綠化調整技術規範,樹木的回縮修剪需要保留樹木2至3節的分叉枝。經過判別,怡華苑小區目前大部分被修剪的樹木符合技術規範,只有3至5棵大型香樟樹的修剪有失規範。
  小區綠化養護有待立法規範
  “擾民樹可以通過移植、補種的方式來解決,但前提是充分征求民意。”對此,新涇鎮綠五小區居民區書記朱蘭芳深有體會。小區里50多棵女貞葉大蔭濃,擋住了底層居民的陽光,女貞樹的果子掉落下來還會弄髒居民晾曬的衣服。“有居民強烈要求把這些女貞樹移開,也有居民表示反對”。
  雙方對峙不下的時候,居委會來聽大家的意見。有居民提議,將離居民近的女貞樹挪移到小區相對空曠的小花園,然後補種桂花和香樟。拿著這個換種方案,居委會幹部一家家上門聽意見。最終,方案全票通過。“我們覺得,只要坐下來好好商量,再大的矛盾也能化解。”居民如是感言。
  有關人士認為,因樹而起的矛盾、爭議,一旦處理不當,可能就會上演砍樹、挪樹的悲劇;而如果能搭建平臺讓居民充分討論,或許就可平息樹怨、維持綠意。希望有關部門能在綠五小區成功經驗的基礎上,找到更好的解決辦法,既能最小限度地減少對綠化的影響,又能緩解樹木太高大對部分低層居民生活帶來的不利影響。
  園藝專家、上海民進會員鄔志星認為,居住小區綠化養護有明確的等級標準。如果業主對於小區綠化養護有異議,可通過業委會進行交涉。同時,政府也應對小區綠化養護立法,切實規範針對小區綠化的養護公司。
  (原標題:小區綠化養護還需規矩說了算)
創作者介紹

熊熊

yq96yqcnj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